• 注册

    寻访乐东三曲沟古窑址 千年窑火诉说海南古代文化


    来源:海南日报

    三曲沟的千年窑火文\图本刊特约撰稿刘亭亭说起海南岛的古陶瓷窑址,最为人们熟悉的是澄迈县的福安窑。在2002年和2004年,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两次对福安古窑址进行考古发掘,出土的遗物和遗迹,再现了海南

    三曲沟的千年窑火

    乐东三曲沟古窑址。

    文\图本刊特约撰稿刘亭亭

    说起海南岛的古陶瓷窑址,最为人们熟悉的是澄迈县的福安窑。在2002年和2004年,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两次对福安古窑址进行考古发掘,出土的遗物和遗迹,再现了海南岛古代制瓷业的繁荣。但少为人知的是,远在岛西南的乐东黎族自治县也散布着不少古陶瓷窑址,其中以黄流镇的三曲沟古窑址留存面积最大,龙窑的体量也是居全岛古窑之冠。

    寻访古窑址

    第一次站在乐东三曲沟古窑址上,着?#24403;?#38663;撼了:三条巨大的龙窑盘踞在广袤的田地上,平整过的泥土发色灰白,随处散落着釉陶残片,眼前的一切?#32422;?#24405;着这里的?#29992;?#31377;火。从地域上看,“三曲沟窑址”的定名或者并不确切,我们驱车在三曲沟附近转了许久,最后?#19994;叫旅?#26449;才发现,古窑址实际在?#26053;?#26449;西部约300米的田地里,离三曲沟还有数里路。?#26053;?#26449;古代为窑灶沟(窑灶村),所以古窑址叫作?#26053;?#26449;窑址或窑灶沟(窑灶村)窑址似乎更符合实?#30465;?/p>

    ?#36824;?#19977;曲沟附近倒是真有龙窑数座,都是解放后?#38470;?#30340;窑炉。新龙窑的邢师傅仍?#26377;?#30528;传统的制陶工艺,为人朴实热情,颇?#34892;?#21476;代手工匠?#35828;?#27668;?#30465;?#20182;还现场给我们展示了拉坯?#23578;?#30340;制陶工艺:只见他双手向上轻拉,泥浆?#31080;?#36171;予了生命,一层层地往上爬砌,不多时一件泥陶小罐便初?#23578;停?#20877;粘上手捏的桥形?#21335;擔?#31616;朴实用,确有古陶的遗风。?#26377;?#24072;傅制作的器形来看,一些束颈大罐、壶、碗和装饰兼实用的桥形系,还留有几百年前甚至更早的三曲沟古窑址烧造陶瓷的?#30333;印?#36825;种实用器,在古代,面向的是老百姓的生活需求,现在看来仍有一种古拙的美?#23567;?/p>

    邢师傅在制作陶?#40140;?/span>

    根据?#26053;?#26449;的村志记?#36857;旅?#26449;制陶可追溯至300多年前,?#24425;?#31062;先有?#36824;?#22312;清代康熙年间从海南琼山县西塘都龙塘村迁至?#35828;兀?#23094;妻黎氏,为?#26053;?#26449;制陶先祖,并传播制陶工艺,后村民遍习,村内便世代?#28304;?#20026;业,?#26377;两瘛?#20294;村中一位姓容的长者并不认同村志的记载,根据他的说法,明代万历年间其祖先从三亚崖城镇水南村迁徙至此,因?#35828;?#27877;土适合烧陶,遂定居于此,?#20004;?#24050;有27代,古窑址前原有数万亩的番人塘,陶工将烧造好的器物用小船经番人塘入海运往各处,上世纪50年代番人塘改为莺歌海盐场,本地的制陶业也逐步衰落。

    古窑址的年代

    从实际的调查来看,三曲沟窑址可能明代以前就有陶器烧造。在?#26053;?#26449;村民的家中,我们见到了一些从窑址捡拾的陶瓷残片。其中一块“福”字款釉下褐彩的盘底,与广东宋元时期?#23383;?#31377;烧造的釉下褐彩瓷器极为类似,也不排除这本是?#23383;?#31377;的产品,越过琼州海峡贩卖至此。“福”字位于残片的盘?#27169;?#21608;边是一些类似花卉的纹饰,釉?#37038;?#30340;并不均匀,胎?#23454;?#26159;接近于瓷胎,与宋元时期的磁州窑那种质朴自然的民窑风格倒也一致,只是这种褐彩颜色?#31995;?#37321;子发绿,比不得磁州窑那种黑白对比的美感来?#20204;?#28872;。

    三曲沟古窑址采集的“福”字款盘底。

    有村民还捡到两块不是三曲沟古窑址烧造的彩瓷片,?#40644;?#26159;海南本地其他窑口烧造的釉下蓝彩的残片,很像青花瓷;另?#40644;?#21017;是江西景德镇窑系烧造的青花瓷。本地窑口的釉下蓝彩瓷片,绘有团花纹,和福建地区烧造青花瓷的纹饰略有相像,可能为本地的澄迈福安窑、儋州碗窑村等瓷窑烧造,结合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发掘的资料对比,?#35805;?#23558;其年代定为清代;景德镇窑系的青花瓷片釉?#28216;?#24494;泛青略感浑浊,青花料深沉,还出现有少量的铁锈斑,底足平切,经向老师们确认,带有明末青花瓷的风格。这些陶瓷片虽不是三曲沟古窑址的产品,但对其年代的确定倒可起到印证的作用。

    《海南古陶瓷》一书中提出三曲沟古窑址在唐代就已经烧造釉陶,乐东地区由于南迁人口渐增,一方面可能带来了大陆的陶瓷工艺,另一方面对陶瓷器的需求量也与之增加,陶窑分布遂遍及沿海各地,三曲沟古窑址便是群窑之一。上文中“福”字款釉下褐彩的盘底,由于“福”?#20013;?#24471;?#34892;?#28518;草,村民原以为写得是“唐”字,便?#28304;?#35748;为瓷片是唐代。这种以瓷器铭文断代的方式肯定不妥,即便是“唐”字?#21442;?#24517;是唐代的器物,可能?#36824;?#26159;陶工或使用者等的姓氏。后经大家商议,确认应是“福”字。笔者还见到了村民在上世纪90年代捡到的开元通宝,钱文“开元通宝”的古钱币始铸于唐代初年,由著名书法?#36951;?#38451;询题写钱文,并沿用?#20102;?#20195;初年。?#35805;?#38065;币是遗迹断代的可靠依据之一,遗憾的是,这枚钱币是在田地中拾得,不是出在窑址年代确切的考古地层中(地层学是考古学中断代的重要依据),所?#36828;?#20195;的意义不大,故而古窑址能否?#25945;?#20195;还需要更多的考古资料予以证实。

    三曲沟古窑址釉陶罐残片。

    名副其实的民窑

    据?#26053;?#26449;的老人介绍,三曲沟古窑址原有龙窑八座,解放后为扩大耕地面积,被陆续铲平,拉走的古窑址上的碎土就有上百?#31350;?#36710;之多,土中自?#35805;?#21547;有大量的窑址遗物。当时的村民中不乏有识之士,知道古窑址是先人留下的文化遗产,还特意将部分的窑址遗物留存起来,上文中提到的“福”字款残片就是其中之一。现在田地上仅存的三座龙窑窑基,已被文物单位有意识地保护起?#30784;?#19978;面虽荒草丛生,仍可看出龙窑的具体形貌,应是沿坡地由低至高而建,分为多个窑室,相互串连,每一个窑室设有通火孔,最顶端还有排烟孔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窑址所处的农田土色灰白,与别处有明显差异,虽尚未进行过土质分析,但推测是?#23454;?#20248;良的陶土,村民容先生也说只有这里的土才能烧制釉陶,故而先祖迁徙至此。从古窑址散落的陶片看,这里主要以烧造釉陶器和泥质陶器为主,釉陶器有青黄釉、酱釉和黑釉之别,?#34892;?#36824;装饰有刻划的旋转纹。泥质陶器有泥质红陶和泥质黄白陶等,黄白胎陶器表面还有红黄色涂抹的几何纹装饰,另有胎体?#29943;?#29087;的类似?#34892;?#39292;干的陶器。

    三曲沟窑址采集的秤?#21462;?/span>

    三曲沟窑址的器物多?#28304;?#22120;居多,?#34892;?#22823;罐高近一米,还?#34892;?#38518;缸、大碗,多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常用器,是名副其实的民窑。其中还见到一件陶质的秤砣,与其他窑口如福安窑等的罐型瓷权完全不同,而是?#20107;?#22836;形,上面有一小孔,与常见的铁质秤砣别无二致,相比而言当然更为廉价。还有一件带有纪年款的壶形器,上面刻有“众人所用,丁丑年四月十八,不得灭”的繁体字,算是三曲沟窑址中比较特别的器物,具体的用途还不得考。

    海南孤悬南海,偏居一隅,相对于许多烧造陶瓷的大省来说,发展有诸多限制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古窑址依然能在海南岛各处蓬勃发展,并成为诉说海南古代文化的重要载体,对其研究可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。?#36824;?#23545;于很多窑址包括三曲沟的了解我们还只是管中窥豹,要想真正地认?#31471;?#20204;,还有待以后更多考古工作的开展。

    三曲沟古窑址采集的“丁丑”年款的壶形器。

    [责任编辑?#20309;?#38738;桃]

    • 好文
    • 钦佩
    • ?#19981;?/b>
    • 泪奔
    • 可爱
    • 思考

    商旅

    海南?#20999;?#20107;儿微信号
    凤凰海南重要直播专题展示
   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    分享到:
    北京赛车pk10
  • 十或更好50手APP 海豚海岸走势图 快乐赛车是官方彩票吗 贵州麻将技巧口诀 布莱顿vs南安普敦预测 数字大转轮援彩金 华东15选5跨度走势图 武松打虎登陆 以太坊交易违法吗 百慕大三角APP